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隐于朝 中隐于市 小隐于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大隐于朝。 我本山野俗人,谋事只为生存. 身随宦海沉浮,性往林壑伴云. 来去随缘自在,宠辱不乱心神. 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已身...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书序】天 心 明 月  

2010-03-17 19:36:09|  分类: 杂感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且 看 山 高 人 为 峰

 刘 康 健

 

读高峰,必先读其文;读其文,方能真正读懂高峰。市声攘攘,皆为利往。高峰却为精神独来独往,总见他健步如飞,东奔西走,激情四射。当从手机中看到他写的格调高雅、对仗工整、意境深邃的诗歌时,才知道人家这种独来独往,无人可比,往出了大名堂。我喜欢与高峰晤,听他说话是一种享受,文化的、精神的享受。他陶醉,吾亦陶醉。高峰的散文诗歌集《天心明月》,如同一幅大写意的山水画卷,又一次让我陶醉其中,又一次让我领略高峰胸襟之阔大,思索之深邃,仪态之超拔,精神之卓然。几欲打电话,约高峰先生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” 。但人总是陶醉在“天心明月”里,无法自拔。

性情写作与激情表达。在消费主义文学甚嚣尘上的当下,性情写作与激情表达显得尤其难能可贵。散文写作,非真性情的人不可为之,下笔之始,内心的爱憎便坦露无疑。而且,即便是真性情在创作状态下,往往是瞻前顾后,顾左右而言其他,致使激情顿失。官场因其庸碌更甚焉。高峰乃官场中人,所秉持的都是性情写作和激情表达,这让人吃惊的同时,由衷的心生敬意,并有些隐忧。可我就是喜欢他的性情写作,当书名《天心明月》让我眼前一亮时,我便看到了“浮尘最美小山村”、“白云深处”、“寺涌百泉”和“诗画般的乡村”。在高峰如诗画的文笔描述下,一颗追求真诚至美的心胸一览无余。他所到之处自然之壮美,山河之瑰丽,人性之率真,无不显示出作家赤子一般的火热情怀,非有大爱和大悲悯的人才有如此深刻的参悟和洞识。黄石头庄是驻马店海拔最高的穷乡僻壤,可在高峰眼中,却是“人间仙境,此是一处也”,“蛙声此起彼伏,麦田野兔出没,水塘新荷尖尖,树林婆娑摇曳”。更妙处是“荆花已满怀,不忍抖落,抬眼望月,月已西,夜三更,三两蛙声回响”。高峰的文学语言充满了激情,尤如一叶被风鼓涨的帆疾驰江上,至美,律动,激情,隽永,节奏紧促而激情澎湃,抒情肆意而不失章法,酣畅淋漓而思辨缜密。且看“一湖明月半湖风,遥望西山影瞳瞳。数盏花雕人欲醉,踏云直上飘缈峰”。此时,你怎能不随他而去呢?

精神之旅与自然走向。惰性写作是对一个作家的伤害,而惰情阅读同样是对一个民族的伤害,这就使“文以载道”变得十分沉重。作为一个作家,必须关注灵魂的皈依,关注人类内心深处的焦虑,关注精神的宏旨,否则,只能被世俗所“消费”。在这个意义上,作家的每一次创作过程,都应是一次精神之旅,是对惰性写作的拒绝 ,也是对自己灵魂的救赎。高峰的《天心明月》中,有很多篇章是写旅途中的见闻。目前很多人都在写游记,但高峰的不同凡响之处,把每一次旅途都看作一次精神之旅,无论是“拥抱大漠”,“乐山乐水”,“春韵南湾”,还是“写意鸡公山”,“汉源古风”,“荔波樟江”,处处显示出对生命终极的关怀,同时倾注着人文精神的思考。他独具只眼地看到了“心灵庄园里那种不可言谕的欢愉与回归,那种抛开名利、返璞归真的天伦之乐”。他恍然悟道:“,关在里必然会,上得去才能成。” 我觉得高峰是在精神之旅的驱使下走向自然的,任凭心灵听从自然的召唤,一次次的出发走向纯静与至美的自然,让自己的灵魂获得诗意的栖居。个中三味,谁人能够品得?

明心见性与文化皈依。佛家有八万四千法门,而高峰的不二法门就是明心见性,这是佛家的大境界。俗务缠身的他深得佛禅之道,除了佛缘,更有其“天心明月”般澄澈的心,唯此心才可明心见性。正是在这种“佛缘”的导引下,高峰的诗文有着宗教般高贵的境界与审美的博大气象,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,每篇文章无不是对人心灵景象的深度抒写,对生命价值的终极追问,对灵魂世界的不懈展示。高峰诗中呈现出佛光普照下的宁静与超脱,这反映出他内心躁动后的文化皈依,万不可误读为他要皈依佛门,而是灵魂煎熬后的“曾经沧海难为水”,一种灵魂的飞升和涅槃。他的诗词创作臻入妙境,用“精于格律,工于诗词”来形容再恰当不过的。天心明月的心性带给他飞翔般的自由,山水入眼即诗,具象信手拈来,或托物,或寄情,或言志,或抒怀,或凭吊,文采飞扬,激情满怀。“彤云掩暮城,枝瘦鸟无踪。天寒风念佛,夜静雪写经。焚香绝尘虑,垂瞑悟三生。坐卧皆禅趣,净土无西东。”读此诗,心至静矣。“一卷闲书在手,功名富贵何求。千古英雄安在,埔江兀自东流。”读此诗,情至纯矣。“野香浴花经,苍藤钩古泉。杨梅春在楼,枇杷紫金庵。”读此诗,心至美矣。我看到高峰先生的心在至静、至纯、至美的文化皈依中,那最动人心魄的心灵镜台,如天心明月般地澄澈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6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