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隐于朝 中隐于市 小隐于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大隐于朝。 我本山野俗人,谋事只为生存. 身随宦海沉浮,性往林壑伴云. 来去随缘自在,宠辱不乱心神. 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已身...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贴】伤 心 四 月  

2009-02-13 08:02:03|  分类: 精彩转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【转贴】伤 心 四 月 - 大隐吕山 - 大隐于朝 中隐于市 小隐于野
 
【转贴】伤 心 四 月 - 大隐吕山 - 大隐于朝 中隐于市 小隐于野
 
【转贴】伤 心 四 月 - 大隐吕山 - 大隐于朝 中隐于市 小隐于野
 
【转贴】伤 心 四 月 - 大隐吕山 - 大隐于朝 中隐于市 小隐于野
 
【转贴】伤 心 四 月 - 大隐吕山 - 大隐于朝 中隐于市 小隐于野
 
【转贴】伤 心 四 月 - 大隐吕山 - 大隐于朝 中隐于市 小隐于野
 
【转贴】伤 心 四 月 - 大隐吕山 - 大隐于朝 中隐于市 小隐于野
 
【转贴】伤 心 四 月 - 大隐吕山 - 大隐于朝 中隐于市 小隐于野
 
【转贴】伤 心 四 月 - 大隐吕山 - 大隐于朝 中隐于市 小隐于野
 
【转贴】伤 心 四 月 - 大隐吕山 - 大隐于朝 中隐于市 小隐于野
 
【转贴】伤 心 四 月 - 大隐吕山 - 大隐于朝 中隐于市 小隐于野

  

 

在四季的轮回中,四月,于我的忆象中总是那样万紫千红,百花争艳;柔情似水,温馨浪漫。

在这样一佳期如梦的日子里,我竟然想起佛菩萨的教诲:因爱生忧,因爱生恨;若离于爱,无忧无恨  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  ---多么神奇的祝福和愿望啊 ! 只可惜世事难料,浮光掠影, 真情无常,成住坏空。 在这里,我屏住呼吸向朋友们推荐一篇美文。  用心读完,您的灵魂将久久不能平静。。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轮 回 殇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引  子 ------ 

     有种眼神,可以望穿秋水;有种感情,可以守护千年;有种表达,可以默默无言;有种受伤,可以心甘情愿。

我看见那黄泉路上的鬼火时隐时现;我听见那奈何桥边的鬼哭感地动天;我理解鬼门关外魂魄踌躇不前;我哀叹生死台中烛火此明彼灭。

前世抑或今生,今生抑或来世。

轮回是开始,轮回也是结束,轮回是转动的归宿。菩萨说:“谁也逃不了轮回,这是缘,这是业……”

今  生—

我不知道在地府待了多久,地听告诉我:一千年了。我开始回想最开始的时候。记得初入地府,饮过孟婆汤,等着轮回司的指引,坠入轮回……后来,有个长着一对大耳朵的怪兽跑到了我的跟前。这个畜生在我的面前打了个滚,然后就变成了一个人,没变的,是他那如斗的耳朵。他对轮回司说:菩萨要见他。然后就把我带走了。

我见到了菩萨——地藏王菩萨。他是地府的最高统治者,也是地府种最慈祥的长者。他问我:“修罗,你愿意皈依我佛吗?”是的,他在问我,我叫修罗。我看着菩萨,他身上散发的祥光让我感受到了无尽的温暖,他亲切的目光让我灰暗的瞳孔重新绽放出光彩。我虔诚地双手合十,跪在他的莲花座下:“菩萨,我愿意。”然后,霞光散尽,菩萨已不知踪影。身边只有那个大耳朵的家伙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知道那家伙就是地听,是菩萨的侍者,是传说中的神兽,是一个能知道过去未来事,能断人间是非的智者。但他从不提我的事情,我的过去,我的未来,他说这是天机,不可泄露。

一次,地听问我:“修罗,你想去红尘吗?”我问他:“红尘有什么?”他说:“红尘有诱惑。”我说:“我要修道,我不去红尘。”地听笑了。这时,有个鬼影从我的身边掠过,我听到鬼差的声音:“站住……”看着那逃跑的鬼魂,我朝地听笑了笑,然后移行换影,将那个逃跑的鬼魂带到了鬼差面前。突然,我发现鬼差是个女的,长的很美……她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感激,站着不动,然后,哭了起来。

地听走到我身边:“她耽搁了时辰,阎王会惩罚她的。”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,我一阵难受,于是,一路护送她到了大殿。我让她在大殿外等着我,自己押着鬼魂进了阎罗殿。

我告诉阎王,我偷了这个鬼魂逗那个鬼差玩。我的语气很轻松,判官的笔在抖动。如我所料,阎王大发雷霆,我被值日鬼差打了四十大棍。我揉着屁股走出了大殿,她躲在一根柱子后面哭泣,看到我,一下冲过来,紧紧抱住我……

我的心,那一刻,乱了……我擦去她脸上的泪滴。我说:“我是修罗。”她含着泪说:“我叫四月。”从那以后,我渐渐离不开四月了。我喜欢听她说话,她的话我全都能记住,我觉得我会和四月在一起很久很久,没有结局。直到——

“修罗,我没有喝过孟婆汤,所以我记得前世的事。我前世喜欢一个人,那一天,我在鬼门关看到了他,我前世心中的那个男子。”

我停住了脚步,看着她,心中莫名地被什么撞了一下,愣在那里。看着她转身离去,我第一次感觉到地府里阴风刺骨,我第一次感觉到黑暗的孤独。

后来,地听告诉我四月未喝孟婆汤的事情阎王知道了,要将她打入畜生道。“没救了吗?”我问地听。地听说在十八层地狱的尽头,有一块悔罪石,只要把四月的名字刻在它上面,虽然依旧要被废除道行,但可以不用坠入畜生道,而改为进入人间道,转世为人,受轮回之苦。

地听看着我:“十八地狱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去的地方。”那一夜,我又找到了四月,希望她对我说一句真心话。哽咽,无语。我一头扎进了地狱的茫茫黑暗中。

……

我听到了地听的呼唤,记忆在我刻完四月的名字后中断。我看到地听摇头叹息:“这是何苦呢。”地听告诉我,我昏迷在悔罪石下,差点魂飞魄散,是菩萨把我救了回来。地听说我昏迷了九天,四月今天就要上轮回台了。我挣扎着起来。在轮回台,我看到她从轮回台纵身跳下,进入了那俗世红尘。

我的伤口渐渐愈合了,在我能行走的时候,我就拖着残疾的身体站在鬼门关口,坐在奈何桥边,徘徊,等待……

又是一千年。地听后来对我说:“人若轮回,身材样貌早已变换,纵使她与你擦身而过,你又如何相识?”我一下呆了,心碎了……终于,我又一次跪在菩萨的莲座下,我愿用我的千年道行,换一次与四月同世为人的机会……菩萨应允了。

今  生—

我出生在一个官宦世家,父亲是当朝宰相,很得皇上的信任。母亲很信佛,我从小就跟着母亲一起,住在寺庙中。我在那里研读佛经,吟诗作画。我记得庙里的和尚说我有慧根,前世一定不是凡人。母亲听了很高兴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很喜欢地藏菩萨,我觉得他很亲切,我也喜欢他的神兽地听,我常常靠着它睡觉。

一天,母亲领了一个女孩来,母亲说她将侍候我的饮食起居。那女孩模样挺清秀,似乎比我小不了多少。我问她: “叫什么名字啊?”她略带羞涩地回答:“丫头。”我看着窗外盛开的桃花,突然发现今年的桃花特别多,特别美,一时间眼睛竟迷离了,无法移开。我失声道: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你,就叫四月吧。”

四月!好熟悉的名字。后来母亲下山,我留了下来。四月很能干,她替我整床叠被、洗衣烧饭……我们都在慢慢长大。有时候我会忘记了自己的家世,幻想着自己是一个深山隐士;有时候我会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幻想着和四月是一对避世情侣。

恬静的日子被一封家书打破,父亲措辞激烈,似乎家中有什么大事。伴君如伴虎,莫不是父亲祸从口出,我想我必须回去看看。此去吉凶难料,生死未卜。山脚下,人也徘徊,马也踌躇。

策马扬鞭,我听见四月在后面喊着少爷,可我不能回头,这一回头,恐怕我再也不能走。鞭子挥得更急,马儿跑得更快,一切有关四月的东西,隐没在身后的漫漫尘土之中。

家中一切安然无恙,我真不知道是该恼怒还是该高兴。我想,既然家中无事,几日后就回山。父亲十分高兴,催我赶紧去沐浴更衣,说家中有贵客。更衣后,我见到父亲口中的贵客――一个年纪和父亲相仿的老者。我似乎让他很感兴趣,他一直盯着我看,然后对父亲说我一表人才。父亲笑了。

老者开始跟我聊天,聊佛经,谈诗词,讲治国,甚至把我那当朝宰相的父亲晾在了一边。父亲一直在笑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。老者临走时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看到父亲的每一条皱纹都舒展开了。

回到房里,父亲压低了声音:“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

“皇上!”

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只有他有这个气势。

第二天,我到马厩,把马牵出来。父亲说:“你不要走,皇上有意把他的掌上明珠如月公主许配给你。”我转过身:“我不要。”我走向白马,继续套缰绳。我要隐居山中,与花鸟伴,与四月伴。

母亲轻声告诉父亲四月是我的侍女。父亲突然间怒不可遏,歇斯底里地大吼:“一个丫头,能和公主比吗?畜生!”我看着父亲:“反正我要走。”父亲唤人将我抓住。这时下人来报:“老爷,门口有个叫四月的姑娘。”我一惊:四月啊四月,你怎么在这个时候来了啊?

我被父亲关进房里。仿佛过了许久,母亲把门打开。我抓住母亲的手:母亲,四月呢,我的四月呢?母亲低头不敢看我,我听到母亲说:那孩子……怎么那么傻呢……我立刻冲出去,在中堂,坐在太师椅上的父亲神情木然。地上一大滩血,父亲的龙泉剑横卧在地上,刃上有红色的血迹。   

剑光晃眼……我听到很多人在叫少爷,少爷。我看到很多人围着我哭。

救  赎—

那一刻,我从浮世梦中醒了,地听站在我身边。

“为什么会是这样?”

“你为她受了地狱之苦,给了她轮回人间道的机会。这一世她注定要服侍你半生,最后为你而死。这就是轮回。”

“她现在在哪里?”

“下一个轮回去了。修罗,不要痴迷了,你已经陷入轮回了,抽身吧,轮回是苦,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啊。”

我又看到了菩萨,他仍然是那么的慈祥,他似乎一眼就看透了我心中的迷茫与挣扎。我跪在菩萨的莲座下,双手合十。

“修罗,你为情所扰。”

“菩萨,情为何物?”

“情非物。”

  “那么,何为情?”

  “情是心。”

  “菩萨,心在哪?”

  “处处有,处处无。”

  “菩萨,我苦,如何才能绝情?”

  “心死则情灭。”

  “如何心死?”

  “忘。修罗,这是你的劫,如何忘,我帮不了你,我还你法力,你好自为之。”

  走出庙门的时候,我听到身后菩萨的声音:“由爱生忧,由爱生怖,若离于爱,无忧无怖……”

我在尘世开始尝试着去忘。我远离人群,远离尘嚣,我想让自己的心静下来,似那如镜的湖面。我解除了身上的所有法术屏护,自我放逐。在雪山山顶,我顶风冒雪,她的笑魇温暖了我;在大漠腹地,我干渴难耐,她的声音滋润了我;在丛林深处,我力斗野兽,她的身影鼓励了我。

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
我举杯对月,独醉一夜。醒后,我明白了,在凡尘,我抛不开,逃不了,忘不掉。我轻念咒语遁入厚土,又回地府。我将自己舍在了地狱,我上次差点魂飞魄散的地狱。我割下了自己的头颅扔进了沸腾的油锅中,我感受到灼热刺激着我的每一根神经;我掏出自己的心脏,投进燃着熊熊烈火的炉中,我看着自己的心渐渐消失。我重复着菩萨的话:“由爱生忧,由爱生怖,若离于爱,无忧无怖。。。。”

我将自己锁在了诛魂台上,任风吹,任雷轰,任电击—也许只有魂飞魄散,我才可以忘记。地听来到我的面前,他解开了我自捆的锁链,他抚摩着我几乎散尽的元神,他递了个杯子到我的面前。

“什么?”

“孟婆汤。”我笑了,我笑自己的傻,我居然忘了世间还有孟婆汤。我伸手接过杯子,送到唇边,我又停下了。我知道忘记就是逃避,但是,我真的忍受不了记忆的痛苦。如果有一天,我再见到你,希望只是似曾相识,不会忘记。

孟婆汤,我一饮而尽。酸,甜,苦,辣,咸,孟婆汤的味道,红尘的味道。心动刻,泪落千行;相思一起,痛断肝肠;纵是伤,任不忘,难饮孟婆汤。

“地听,我喝的是孟婆汤吗?为什么我的头好痛。”我看到地听在自言自语:“怎么会,怎么会?孟婆汤可以让人忘记前尘往事,但是,菩萨说将来会有个人因为孟婆汤而想起前世,看来,菩萨说的人就是你了。你的眼泪,是孟婆汤化作的……”

前   生—

轮回共有五道:天人道,阿修罗道,人间道,饿鬼道,畜生道。我是阿修罗王的第三个儿子,也是最英勇善战的一个阿修罗王子,有个婆罗门说我将成为轮回中最伟大的阿修罗王。他说我将会让帝释无可奈何。

我知道,天人的领袖帝释是个厉害的人物,我一向认为他和我的父亲一样伟大,他住在须弥山,一个极乐世界。他有着亿万的妃嫔,但是,他却不知足。他看中了我的美丽的二姐,为了表示诚意,他让他的十二个女儿作为求婚使,带着大批的珍宝来到了阿修罗城。

我很早就听说过帝释有十二个美艳绝伦的女儿,分别管着人间的十二个月份。父王同意了这个婚事,因为没有必要跟帝释撕破脸皮。二姐走到那一天,我在城口相送,那一天,我收起了我那骇人的千眼千手,我穿着一身银色的战袍。风中,英姿飒爽。我注意到有个眼神一直在看着我。

迎亲队伍远去的时候,我看到一个姑娘回头望了我一眼,嫣然一笑。我突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。他是帝释的第四个女儿,所以叫四月。四月,我记住了四月的笑,她的笑总是出现在我的梦中。我想:我要去恳求父王,让他去跟帝释说亲,让我把四月娶回阿修罗城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我一直想怎么跟父王说。突然有一天,二姐哭哭啼啼地跑了回来。二姐说帝释和她温存了几天就腻了,把她扔入了冷宫,不再答理。阿修罗有阿修罗的骄傲,我们不屑天人,更不惧怕天人。父王尽起全城之兵,杀向须弥山。阿修罗是天生的战神,一路上,我们势如破竹。最后,我们包围了须弥山。

攻山那天,我自告奋勇,充当了先锋。因为我怕其他人上去后,会伤害到四月。我施展法身,千眼千手,那真是,十步杀一人,万里任我行。我第一个冲进了帝释那富丽堂皇的宫殿,我看到帝释竟然像条狗一样躲在椅子后面。我看着他的样子,心中一阵厌恶,我想起他对我姐姐的羞辱,无明之火烧了起来,我挥动着我一千只手,一千把兵器朝着帝释飞去。

一个人影从帝释后面飞了出来,那些兵器刹那间穿透了那个人影。我呆了,是四月,是那个对我嫣然一笑的四月。我站在原地,呆了。我听见头上有个声音:般若波罗密咒!

天空飞下了四个大刀轮,我可以躲的,但我没有,我迎着刀轮走了上去……

等待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什么都想起了?”地听问我。

泪水不停,我点头。我知道我该干什么了。

那一刻,泪水划过脸庞,溃烂的面孔恢复原样;那一刻,心痛依旧,成灰的心开始生长,那一刻,我明白什么叫永世不忘。

我,又来到了世上。我不再刻意去让自己忘记,我不再刻意让自己不再想起,我在世上,我等着,我相信我和四月的缘分未尽。我知道我会再次碰到她。即便再累,月亮从未减慢追随太阳的脚步;即便再冷,梅花从未放弃与飞雪共舞。有时,痛苦也是一种幸福,我愿意,用我的全部充当赌注。

我等着,带着希望等着,她会回来的。

我愿意和她一起轮回。

期待——轮回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8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